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

玄武裂天一千一百三十四章魂器高山流水营养

时间:2021-01-15   浏览:0次

玄武裂天 一千一百三十四章魂器,高山流水

一室的春光无限,此时的风素素已由含苞的花蕾变成了盛开的幽兰,水光迷蒙的眼眸中充斥着无尽的柔情,春意荡漾……

呯呯呯!地底密室的门被轻轻敲响,陆随风和风素素两人尚未来得穿上衣衫,慕容轻水已推门走了进来,瞥了一眼石床上洁白的床单,有点点的殷红洒落,嘴角禁不住勾勒出一抺戏谑的笑意。

"啧啧,冰清玉洁的大美女,渡过劫便已成了某人的女人,是不是稍嫌快了点?"慕容轻水的话语中带着些许酸酸的味道,无比幽怨的瞥了一眼满脸窘迫不己的陆随风,想到自己当初不也是这般希望被某人肆意的迫害,脸颊不由泛起一抺红晕。

"多谢轻水姐姐即时赶来救火,否则……真不知你们是如何熬过来的?"风素素迅速的从蓄物戒中取出衣衫穿上,娇羞欲滴地道,脸上却是漾溢着满满的幸福感,似乎还带着些意犹未尽的模样。

"我就知道某人从来就不懂得怜香惜玉,第一次便将素素折腾成这般模样,当真是我见怜!"慕容轻水苦笑了一下,想到自己的第一次,不也是被某人折腾得浑身酥软无力。

陆随风又是六月雪的冤大头,到底是谁如狼似虎,贪得无厌,天知道!

"出事了!"慕容轻水没心思继续调侃下去,如果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,她怎可能会如此不知轻重的闯进来,以陆随风和风素素的聪慧,自然也已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见两人迅速地穿戴完毕,慕容轻水又为风素素略为的整理了一下零乱的头发,风素素的脸上顿时又浮起了一片潮红,别具风情地瞥了陆随风一眼,带着一种甜美的回味,却是少了几分女儿家羞涩,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特殊风韵。

当一袭淡黄裙衫的风素素,宛如九天玄女般的呈现在所有人的视线,红唇贝齿含笑,少了几分清冷如霜的气息,多几分飘渺空灵的意韵。

浑身上下的气息,收敛得没有一絲一缕的外泄,之前的那种霸气外露,气势凌人的的孤傲,都是荡然无存。举手投足间似若春风化雨,圣洁得不带一点人间烟火气。

这种气质上的微妙变化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的美国看到大势已去,只能意会,无法描绘。尤其是严赤火几人,心中对风素素仅存的一絲念想,更是被彻底的掐灭,不敢再生那怕半分的奢望。

"哼!应该是渡劫成功了,否则那会这般云淡风清,连气质都发生了蜕变。嗯,你眉心处的印记怎会突然消失了?你别告诉我是渡劫造成的!"青凤所说的眉心印记,只有女人才知道,男人基本沒可能会知道。那是一点浅浅的粉红色痕印,与肌肤的颜色尤为相似,如不细心观察几乎很难发现。这点粉红色的印记一旦消失,也就同时告别了处女的生涯,从此蜕变成了一个女人。

此时的紫燕正在一个角落,神色冷崚的与一个红脸大汉交谈着,闻言也是微带惊讶的转过脸来看向风素素,距离虽然远,但以她的目力也能清晰的发现,风素素眉心处的印记果然消失了。

在此之前,紫燕也留心过风素素的监护人不履责的可被撤销监护权。眉心处,心中还在暗赞她的人品风骨,风风雨雨三十载,仍能保持着冰清玉洁的女儿身,作为一个女子来说,实在是太难做到了。所以,风素素当众提出要陆随风的女人,她与慕容轻水都沒有站出来出言反对,如果缘之所定,一切自会水到渠成。否则,无论如何努力皆是水中月,镜中花,徒自枉然。

然而,这才离开了一会,渡了一劫回来,那代表贞节的印记便消失了。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?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了。

紫燕的眼眸泛起一层泪光,心里酸酸的,还有些痛。世上再大度的女人,又有谁愿意让自己的夫君与其她的女子分享。只不过,这种事又岂是能任意掌控的。往往越优秀的男人,身边的女人自然会越多,妻妾成群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,不足为奇。

以陆随风的优秀程度,同辈之中几乎难有望其项背之人,如今的身边除了紫燕,也就多了一个慕容轻水,如此说来,也勉强算得上是个坐怀不乱的真君子。

紫燕转念想想,心中的那点酸楚,那点痛,就释然了,看向风素素的目光也就变得柔和了许多。这一细微的情绪变化,看在风素素的眼里,那一点最后躭忧也同时被抺去了。

因为她最担心是自己的存在不被紫燕和慕容轻水接受,会让陆随风夹在中间十分难做,她希望的最那种相亲相惜的和谐,三女争宠斗狠的场面,绝不是她愿意看的。当然,能陪伴在陆随风的女人,又岂会是专横刁蛮,争风吃味之辈,这点识人之能还是有的。

远远的,风素素便冲着紫燕露出了一个歉然的笑意,优秀聪慧的女子,一切尽在无言中。

"恭喜风师姐渡劫成功,一举晋升为灵神境大能!"严赤火几人纷纷上前恭贺,比之前显得更加拘谨,人人的脸上都写满了仰慕。

尤其是殷风月,不久之前的修为还高过风素素一个小阶位,如沒有陆随风的横空出世,他已是年轻辈中的第一人。沒想到这才过了片刻,风素素已攀上了巅峰。半步灵神境和真正的灵神境之间,虽只有一线之遥,但就这点距离却大到不可以里计,甚至连一点嫉妒心都生不起来,除了仰望,就是仰望。

"呵呵,这才分别了数日,身边便又多出了一个灵神境大能的女人,真是让人眼红呀!"坐在角落的红脸大汉咧着嘴,突然哈哈的大笑道,声如雷动,直震得整座茶楼都在簌簌颤抖,连殷风月几人都这笑声震得耳膜涨痛,一阵胸闷气短。

"你是……"风素素望着这彪悍得不像话的红脸大汉,尤其是他身上散发出的狂暴气息更是惊人,而且还是那种十分精纯的灵力,也就是说,眼前的这个红脸大汉,也和自己一样是个灵神境大能者。

"龙飞,你男人的兄弟!接着,这是见面礼!"龙飞大手一挥,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便悬浮在半空,剑身通体泛着一蓬耀眼的莹莹光华,空气中顿时散发出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,令人肌肤都一下舒张了开来。

"素素,你已是一名灵神境大能者了,以前的那些兵刃都显得太弱了,难以发挥真正的威能,这"高山流水"剑很适合你。"慕容轻水在她肩头轻轻的拍了一下;"快接着吧!"

风素素呆呆望着悬浮在身前的柄剑,尚未出鞘,已从它散发出的气息中感受到了此剑的不凡,有些犹豫的看了紫燕一眼,见其正微笑不已的冲着自己在博客留言中也是一样点了头,这才深吸了口气,伸手握住那柄剑,屈指在剑身上轻弹了一下,发出一声清脆的颤响,剑音有若惊涛拍岸,汹涌滚荡,时而又似涓涓细流淌过石缝青草地,润物无声,却是杀气内敛……

稍稍输入了一絲灵力,整个剑体逐渐地变得一片碧绿剔透,剑体上顿时现出一幅高山流水的图案,而另一面则是刻印着十八道冰晶灵环。

"这是一柄上品魂器!巳非冰冷之物,巳拥有自身的灵性,可以和拥有者产生一定的共鸣和沟通,有危机来临时会提前发出预警和提示……"陆随风附在风素素的耳鬓,轻声的言道,状其亲密,直让风素素感到一阵心跳脸热。

而后,陆随风又将滴血认主的方法,耐心的向她讲解了一遍,风素素这才强行的压制着心中的那份燥动,从指尖逼出一滴鲜血渗入剑柄之中。

嗡!剑体一阵颤动,发出一道道剧烈的震响嗡鸣,那是剑中器魂复活了过来,整座楼阁都是为之一颤,一片璀璨夺目的光华四溢。风素素顿时生出一种人剑之间,浑然一体的感觉。

一剑出鞘,灿若星辰闪耀,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,天地间在这一瞬,仿佛唯剩下一人一剑,再无其它。人剑合一,融入一片高山流水的飘渺意境之中。

在场的众人都是感觉眼前的空间一片迷乱,模糊的视线中唯见一抹碧色的流光划破天际,那么飘渺虚浮,闪烁不定,下一瞬,便见无数流星雨,宛若天河倒悬般的如瀑而下。"好剑!这种感觉太奇妙,太强大了!"风素素兴奋得一脸潮红的挥出一剑。

只是一剑平淡无奇的挥出,天地骤然一变,寒雾迷蒙,一片,二经过集体讨论决定”。片……十片,百片,漫空晶莹盘旋的冰花纷洒,每一片都薄如蝉翼,轻灵地颤动旋舞着,形成十八道冰晶灵环,围绕着剑身,不断地盘旋流转,闪射着晶莹的光泽,美伦着奂,令人如醉如痴,疑是梦中幻境。

而这些梦幻般的冰晶灵环,都是由灵力幻化而成,皆如刀锋剑刃般的锐利,沾者见血,肌肤瞬裂,深可见骨。堪称是这世上最梦幻,最可怕优美的利刃杀器。

成都治疗包皮过长多少钱
重庆治疗包皮过长多少钱
大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相关阅读
进口中国床垫谎称美国制造加州一家具公司遭
· 年受同学委托为其学院新年联欢晚会营养

摘要:2001年受同学委托为其学院新年联欢晚会而写,仿马三立先生说学语言风格自编创作了此篇单口相声,情节中有自家孩子的影子。大伙儿只晓得我是...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