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

太蛊邪尊第十八章绿玉剑节能

时间:2020-10-01   浏览:0次

太蛊邪尊 第十八章 绿玉剑

“这东西,你见过?”听到雪嘉豪的话,郑钾幸吃惊的看着他说道。

“见过一次!”雪嘉豪肯定的回答道。

雪嘉豪的回答,也让雪狐向着他看了看,脸上也带着微微的吃惊。

“你是什么时间见到过的?”

“就现在啊!呶!”

“小兔崽子!你他妈的说话带大闪腰的。”

郑钾幸打了个嗝,用手拔了一下雪嘉豪的小脑袋。雪狐也在那里微微憋了一下气,看来也被雪嘉豪的话给雷了一下。

这时那李玲玲全身的衣服也随着身体皮肉的爆裂脱落,而变得粉碎。在那灯笼光的照耀下,那李玲玲的脚下呈现出一个光碟,把那些落下来的皮肉和碎衣稳稳的接住。再看李玲玲身体皮肉脱落的地方,露出来的不是肌肉,而是交织在一起红黑相间的细长蛆虫。

感情这个李玲玲就是一个由千万条蛆虫组建成的人体。

“雪嘉豪,这帐篷不是阴物不能接近吗?她怎么还能进的来呢!”

“这货不是有人肉包着的吗!没看见她现在把人肉都脱下来了啊!”

“这是啥东西,全身的虫子?”

“虫人!这是最难对付的一种蛊虫,要不是那盏小灯笼,今晚够我们搓一顿的。”

看着那全是蠕动着的蛆虫组成的人体,光那密集的蛆虫,不是密集恐怖症的人看了也会感到后背冒凉气。但那些蛆虫好像受到了那灯光的限制,在那李玲玲的身体上的那些蛆虫,好像害怕那光照不断的里外交织替换着位置。

“想用人的血肉来破坏我的法帐,太低估我了!”

这时那浑身都是蛆虫的李玲玲露出了她的真面目,刚才那温柔女子的相貌浑然无存,一个狰狞的面孔瞪着一双血红的双眼,疯狂的舞动着一双虫臂向雪狐发起狠来。不管她在那里怎样咆哮发狠,站在那里就是纹丝不动,被灯光牢牢的罩在那里。

“哼!”

雪狐冷哼一声,甩手亮出那把蓝亮的玉剑。废话不说,抬手举剑就向那全身蛆虫的虫人罩去。就在雪狐出剑的同时,只见那虫人竟然浑身坍塌,瞬间消失的无踪无影,只剩下光盘里的一滩人体烂肉。

“虫呢!”雪嘉豪看着那滩烂肉愣愣的说道。

只见雪狐用剑向那灯笼一指,只见那滩烂肉瞬间化作一股青烟,被那灯笼吸去。帐篷也恢复原先大小,再看那虫人站的地方,有一个指头大小的小洞。

我靠!也够刁的。

天亮之后,我们收起帐篷,继续弯弯曲曲的赶路。只弯曲了几次我就看到了桥的另一端下了桥,看到了我的村庄,我的心跳骤然加快了起来。终于走过来了,

我站在那里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就在我还没高兴完的时候,前面不对劲起来,一眨眼前面竟然成了一个熙熙攘攘的集市。

集市上的那些人有些奇怪,都穿着花花绿绿的奇怪衣服,更奇怪的是这些人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多胞胎,基本都是一个摸样。他们的表情都是麻木的一个表情,就好像是木偶一样受人统一指挥。

再往前看,我的村庄已经不存在了,前面是朦朦胧胧的一片。大概过了几分钟,前面的景象使我大吃一惊,只见爸妈和爷爷一脸高兴地样子,正站在前面向我招手呢!我心里一高兴,但立即回过弯来了。

爷爷不是死了吗!再说就是没死,他们也不会知道我今天回来,怎么会来接我呢!就在我要和站在身边的雪嘉豪说话时,却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,周围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,感觉自己整个人就跟被整块大冰冻住了一样,浑身发僵。

看到雪嘉豪那焦急的眼神,看来他的情况也好不了那里去。也不知道那憋猴雪狐和郑钾幸现在跑到哪里去了,竟然看不到他俩的身影。难道也被不能动弹了不成。

哗!

周围的空气就像一下解冰一样,那集天是暗黄色的市上花花绿绿的人也瞬间不见了。我的身体也可以动了,雪嘉豪也惊叫了一声,俩眼珠滴溜溜的向四周看了起来。这时憋猴雪狐和郑钾幸也从旁边闪了出来。

“师父,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没事,只是你们跑到了那虫人的嘴巴里了,趁它要吃你们的功夫,我们趁机把它给斩杀了。”雪狐平静的说道。

我靠!敢情刚才是拿着我们两个人当作诱饵了,这俩憋猴也他妈的够损的!

这时真的看到了我的村庄,还和先前一样,除了这储月寒潭这里,村里没有一点点的雾气,也没有一丝丝的风动。远远看到那熟悉的景象,我的双眼不由得湿润起来。

我回来了!

一股子怪怪味道,从村庄的方向传来。感觉那味道香香恶恶的,闻了之后,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“这是乱七八糟的什么味道!”雪嘉豪提了提鼻子说道。

“五香肉的五香味!”郑钾幸淡淡的说道。

“五香肉!五香味!听说过闻过,没见过!”

“小兔仔,闪吧你!五香肉你天天见得。走进村。”郑钾幸看着雪嘉豪笑了笑说道。

随着离村庄的靠近,那怪怪的味道越来越浓。路上竟然没有碰到一个人。进到村里,站在村里那圆圆的石面广场上,只见村里的大街上空荡荡的,看不到因何一个人影。奇怪的是每家每户的院门都是开着的,我家也不例外。

我家就在广场边上,我急匆匆的往家里跑去,进门就兴冲冲地大声叫道:“老爸!老妈!”

屋里空荡荡的,被子乱乱的丢了一地,就好像铺着做过什么。旁边还有几根骨头,满屋子的怪味。我站在那里愣了一会,转身走了出来。看到雪狐和郑钾幸正在那圆形广场的中央处,俯下身子正在看着仔仔细细的看着什么。

“你爸妈不在?”雪嘉豪见我出来迎面走过来关心的问道。

“不在!可能都去了村里的祠堂!”我看了看向祠堂的方向看了看。

我们一行四人向村里的祠堂走去,在路上也进到几家看了看,基本都是我家的样子,房间里都是乱乱的。到了祠堂,那里的景象直接将我惊呆了。在祠堂的外堆着一堆人的骨骼,看那样子都是被蒸煮过的样子。

进到祠堂的避难处,只见地上的被褥上,几十对男女干尸相互叠压在一起,看那姿态死前正在奋力的做着什么。那些干尸谁是谁也已经无法分清。

这才是十几天的时间,村里就变成了这样,这祠堂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。我看着祠堂外的那些人骨,我在心里明白了什么是五香肉了。

“谁!”郑钾幸对旁边喊了一声,飞身奔了过去。

随着呜呜的叫声,一个衣衫破乱疯疯癫癫的女子被郑钾幸拎了过来。

“堂姐!”当我看清那个女子的时候,不由得惊叫道。

“我不叫堂姐!我不认识你,他们整天作事,作完了就吃,老的小的都被吃掉了,都被吃掉了,我也吃,好吃好吃!鬼!鬼!你是来吃我的鬼。啊!啊!”堂姐惊叫着向山上跑去,她那疯疯癫癫的身影一会就消失在了树丛中。

从堂姐疯疯癫癫的话中,我也明白了村里发生的事情,这他们的都是些什么事,这真是应了那句话。

干死尼姑!村里光秃秃!

看来村里现在就剩我这个独苗了,还有那堂姐,已经疯了,今后死活还是未知数。

雪狐走到祠堂里,把里面那个供奉了也不知道多少代的一个剑盒拿了出来。这个剑盒我是熟悉的,但村里一直没有人打开过,里面到底有没有剑也没人知道。现在整个剑盒已经被纸香的烟火熏得熏黑。

打开木制的剑盒,里面的黄段还是崭新如初,看来这剑盒的密封效果极佳。只见里面放着一把用黄段包裹着的剑体。这就是那千百年的东西了,也不知是啥样!雪狐打开黄段的一端,一把碧绿的玉质利剑剑身显现在我们面前。

“我靠!这把绿玉无主剑竟然在这村窝窝里窝藏着呢!好东西!”郑钾幸看到此剑,两眼都放出绿光。

雪狐看着绿玉剑,又看了看我说道:“这剑既然在你们村里供奉了千百年,上面应该也拥有了你们村的灵气,此剑就归你这个村里的独苗吧!”

话音未落,只见一道绿光刺入我的胸膛。一整撕心裂体的钻心剧痛,使我瞬间失去了知觉。血雪狐对我刺出的这一剑,那可是宝剑认主中风险最大的刺心获主,也是获剑大能们的一个生死劫。如果宝剑不认刺入的人体为主,那被刺之人也只有死路一条。有不少获得宝剑的大能死在了此劫之下。

“我特娘的姥姥家伙的,这猴屁腚的白板也太欺负人了,连这宝贝也能搞定!天老爷钻老鼠洞了!”雪嘉豪看着昏倒在地我,在那里一个劲的唠唠道。

“这小子招你惹你了!”郑钾幸看着在那里唠叨的雪嘉豪笑着问道。

“心里妒忌他了呗!”

7月24日晚上“靠!连我都有点妒忌他了,不用说你这小屁孩!可要是刺你一剑,那可不一定是晕在这里的结果。”

“也是!”雪嘉豪哝了哝小嘴说道。

“获剑生死判!御剑难上难!获剑终生不能驾御使用的也大有人在,但看这小子自己的造化了。”雪狐淡淡的说道。

就在这时候,忽然有人开口说道,“雾,好像变大了!”

我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站在了储月寒潭岸边,那平静的湖面这时跟蒸锅里的沸水一样翻滚着,储月寒潭里的水平面正在急剧的下降,那腾腾的水气直接停留储月寒潭上空,聚集成的浓郁白雾就像一面白墙。

水雾越来越浓,水面越来越低。最后湖水终于蒸发干了,水干涸之后,居然露出了密密麻麻的死尸!

有些看起来还是新鲜完好无损的,就像刚刚被丢进去的一般,有的则是已经开始腐烂了,皮肤发白。有的那些黏黏的烂肉黏在骨头上,甚是恶心。这些密密麻麻的人尸铺满潭底,厚厚的根本看不见底部。

怪不得寒潭里水老是冰凉冰凉的,原来是因为这潭底的缘故,这么多的尸体阴气太重。

这时那些没有腐烂的人尸突然睁大了眼睛,狰狞的看着我,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,看着让人浑身发瘆。那些人尸突然都站了起来,一个个的竟然蹦到了我的身边。看着围在自己身边活动着的腐尸,我吓得惊叫起来,转身撒脚丫子就跑。

噗通!

一阵摔痛把我唤醒,我从床前的地面上爬起来,这时已经是大半上午,发现我自己站在自己房间的床前,屋子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。原来刚才是一场恶梦。一问才知道自己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。

我把梦里的景象说了一下,雪狐听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并没言语。雪嘉豪俩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门外,好像在心思着什么。

“你可知道老村长的住处?”雪狐看着我问道。

“知道,我们村就这几十户,谁的我都知道!全村就老村长的家是依山而建的。”

“那咱们到老村长家去看看!”

来到老村长家,他的房子是依山而建的,翻屋的后墙直接就是山体。老村长的儿子不知是何缘故,几年前离开村庄再也没回来,他一只和孙女相伴,家里收拾的也极其简朴。

雪狐在老村长的房间里慢慢的转了几圈,然后在那山体的后墙上摸索了一阵子。也不知道雪狐是怎么鼓捣的,那平平的山体后墙,突然一道石门移开,一个黑洞洞的洞口显露了出来。里面传出一股子恶恶邪邪的味道。

“我靠!”我惊讶的看着那洞口,没想到老村长家里还有这机关。

雪狐在洞口旁摸索了几下,只见石洞里亮起来昏暗的灯光。进到石洞拐了一个弯,进入一个宽大的洞府,那怪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。当看到洞府里的景象,我惊得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只见在洞府四周的岩壁上,倒挂着大大小小的几十具尸体,在每个尸体的下方,还点着一只粗粗的黄色蜡烛,用那蜡烛的火焰烘烤着那倒挂的尸体。在每个尸体下方,都放有一个人黑色的瓷坛。

在洞府的中央部位,放着一具黑黑的石棺,也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。在石棺的旁边还放着一张石桌,石桌上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的。

“老村长这是在干什么!挂着这些尸体干嘛!”我疑惑的说道。

“这猴蹦的老家伙,这是在炼童尸油。这里大大小小的共二十四具尸体,从一岁到十二岁,童男童女各十二具尸体。”雪嘉豪接我的话说道。

“这不是在祸害人吗!”

“这些童男童女都是被吊在这里活活烤死的,要不然炼出来尸油冤气太淡,就不是上等货了。”

“啊!”

听了雪嘉豪的话我有点不淡定了,没想到老村长那么和善的一个人,怎么会做出如此狠毒灭绝人性的事情来呢!看到那些悬挂在石壁上的孩童尸体,就好像听到了他们凄惨的惨叫声,想到这些孩童被活活燎烤的惨绝景象,心里感觉一阵阵的揪疼。

真是人不可貌相!事不可想像!人心不见不知其性!事不了结不定变数!

我用手捂着疼疼的心口,从从石洞中退了出来。雪嘉豪随后也跟着出来了。

“咋了!心里受不了了!”

“太惨!”

“就这些,在炼蛊界冰山一角而已!世上每个人都是被利用的,只不过是谁利用谁的问题。你不恶人别人也会恶你的。就像在战场上,你不杀死敌人,只能被敌人杀死。现实中,你不利用别人,只能等着被别人利用!人无善恶成者为尊!想为人上人,只有尸成堆。人的世界,王者宝座的台阶,只能用人来铺垫!不是吗?”

“切!你那不长个的,牛论还挺真的!”

“去!那里还没到长个的年龄!”

从老村长家里出来,我和雪嘉豪回到家里。雪狐和郑钾幸每人拎着两个大黑坛子上山去了,不用说那黑坛子里装的肯定是童尸油。那可是满满的四大坛子,那可是用烛火烤尸一滴滴滴聚出来的,里面要聚集多少的怨恨啊!

夜里半夜的时候,正在熟睡的我,被阵阵孩童的哭叫声惊醒,那孩童的阵阵哭叫声在夜空中回荡,是那样的凄凉悲惨。感觉那声音里包含着无限的冤屈和悲哀。只听到那阵阵的哭叫由远而近的向我们这里靠近。

“这不会是老村长石洞里的那些童尸诈尸了吧!”我看着身边的雪嘉豪说道。

“被用作炼尸油的人,魂魄都被炼了,是永远也诈不了尸的,这应该另有蹊跷!”

下一秒!那孩童凄惨的哭叫竟然在窗外响了起来,这突如其来的变距离,吓得我坐在被窝里一蹦。来到院子里,哪里有什么孩童。原来是一个披头散发的的女子,只见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所剩无几。

当她甩发仰面哭叫的时候,看到她头发下露出的脸,我大吃一惊。

“堂姐!”

小儿肚脐贴怎么用
南充白癜风治疗费用
江门专治白癜风的医院
相关阅读
进口中国床垫谎称美国制造加州一家具公司遭
· 沈梦辰秀事业线波涛汹涌性感得无边无际节能

主要以骨灰墙格位的形式沈梦辰秀事业线波涛汹涌 性感得无边无际沈梦辰秀事业线波涛汹涌 性感得无边无际沈梦辰秀事业线波涛汹涌 性感得无边无际沈...

友情链接